新闻中心

那些逝去的干细胞巨匠——人们不会忘记!


 

在人类历史上,无数的科学英雄们都为整个人类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们具有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即使逝去,也仍然为整个社会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有很多已逝的科学前辈们值得追思,对他们的思念,对他们取得成果的追忆能够为我们未来指明方向,更能激发我们内心最崇高的荣誉感和历史使命感。

 

缅怀去世的干细胞科学家

 

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清明时节,我们沐一丝春雨,撷一捧鲜花,缅怀这些为干细胞做出卓越贡献的,又悄然离去的伟大科学家们,并继承前辈遗志,让科学之花愈加绽放。

2013年4月12日唐佩弦教授去世。唐佩弦教授历任军事医学科学院副研究员、研究员、研究所所长、副院长,总后勤部卫生部医学科技委员会常委,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理事。唐佩弦教授一生致力于我国实验血液学和干细胞领域的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他于上世纪80年开始从事血液学方面的研究,先后开创了造血集落和造血干细胞方面的研究,于90年代末率先在我国开展间充质干细胞的研究。

 

 

2019年7月24日下午,全军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主任、血液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虎教授因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陈虎教授从事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临床及实验研究20余年,专攻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疾病的造血干细胞移植,肿瘤的免疫治疗。他带领全科成功开展了1000余例各类造血干细胞移植,在该领域达到了全国领先水平。

 

 

2014年8月5日,日本著名细胞生物学专家笹井芳树去世,终年52岁。笹井出生于日本兵库县,1986年自京都大学医学系毕业,36岁成为了京都大学再生医学研究所教授。2003年他转入理化学研究所,并从2013年起担任副主任。笹井是英国科学家-2012年诺贝尔奖得主格登的再传弟子。他从胚胎干细胞(ES细胞)制作出的立体的大脑及眼部组织引起了巨大反响。2013年,笹井被选为使用ES细胞、诱导多功能干细胞(iPS细胞)治疗眼部疾病的日本国家级项目负责人,积极推动研究成果的医疗应用。

 

 

 

与干细胞有不解之缘的世界物理学大师

 

2018年3月14日,76岁的英国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辞世,他在宇宙学和黑洞领域的成就举世瞩目。2014年,霍金与Discovery合作拍摄了一部关于干细胞展望的记录片,提到:“我们举头望天,思索人类在宇宙的地位;干细胞科学家勘探人体深处,思考如何让人类整个物种向前迈进,我们面前是一个勇敢新世界,我相信我们能善用这些知识,造福全人类。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我确信他们一定能研究出治疗方法,能够让人们的生命延续许多年,但同时我也不得不承认,我的生命也许诞生得太早,大概没法见识干细胞的黄金时代。”

 

这份对人类命运的关注、对细胞科学持有的热忱与信心激励着我们,生命不息,前行不止。

 

 

霍金作为一名渐冻症患者,他传奇的一生令人感叹与尊敬。一旦患上这种绝症,身体就像被冰雪冻住似的,今天是腿,明天是手臂,到最后可能蔓延到手指,甚至连控制声带发声和眼球转动的肌肉也不例外。但是,自始至终,患者的头脑始终保持清醒,却要眼睁睁地看着身体的全部机能随肌肉萎缩逐渐丧失,最终瘫痪,因呼吸衰竭而死亡。如果霍金能够再坚持一段时间,随着干细胞研究的不断深入,干细胞将有望打破渐冻症患者无药可医的局面,像霍金这样的渐冻症科学家也许还会为整个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


目前,国内已有几十项干细胞临床研究进行了备案,项目中涉及了脑中风、卵巢早衰、糖尿病、肝硬化、银屑病、膝骨关节炎、心梗、不孕症、空鼻症、系统性红斑狼疮、宫腔粘连、干性老年黄斑变性、小儿脑瘫等多个适应症。虽然各个临床研究项目所使用的干细胞种类不尽相同,但是其中多项临床项目中均使用间充质干细胞,研究者们也是充分肯定了间充质干细胞在临床研究中的应用价值。

 

继承前辈遗志,美科在行动

 

2020年2月,九芝堂美科使用进口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临床试验获得批准,本次临床试验所用干细胞产品为美国Stemedica公司生产的缺血耐受人同种异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ithMSC)。Stemedica公司在全程低氧条件下生产的ithMSC产品,其生产工艺和质量体系符合美国cGMP 标准和FDA要求。

 

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作为美国Stemedica公司干细胞技术在中国的唯一承接方,通过引进Stemedica全球领先的临床级干细胞制备平台,获得了干细胞生产的规模化、标准化和可追溯性的核心技术,填补国内空白。接下来,九芝堂美科将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合作开展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临床试验。


已逝干细胞先驱的遗志,我们决然不会忘记。美科人饱含创新精神,砥砺前行,为了不变的追求夜以继日的努力奋斗,希望早日将高品质干细胞药物提供给每一个病患,让病痛远离,让生命重新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