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CCTV2《对话》:干细胞勇闯无人区,望来者勇拓生命的新世界


 

8月20日晚,CCTV2《对话》栏目特邀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干细胞与器官修复”重点专项专家组组长卞修武院士及北京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院执行院长胡宝洋研究员共同探讨干细胞的未来。

 

 

科普:什么是干细胞

 

卞修武院士:没有干细胞就没有生命和健康,它与我们息息相关。干细胞来源于stem(植物的根茎),之所以叫干细胞是因为它产生之后,可以不断向各种各样的成分去产生,就像一棵树,多种茂盛的枝叶来形成生命的多样性、器官的多样性和功能的复杂性。

 

通俗来讲,我们小时候看到孙悟空,有两个特点:拔根汗毛一吹,就变出另一个完全一样的猴子,这就叫“复制”。干细胞就有这样类似的复制和自我更新的功能,它能够产生跟它自己一样的细胞;第二是它还可以变化,变成不同的模样,我们生物医学里就叫做“分化”。

 

干细胞到底可以做些什么事?

 

卞修武院士:从受精卵、囊胚到胎儿发育整个过程,干细胞在个体发育中最初的种子,是生命的来源。我们人体各个器官都有干细胞,这些干细胞它会对健康的维持起作用。这当中干细胞在不断生长,一边生长,一边成熟,成熟以后去替代,来维持健康。在疾病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用干细胞进行治疗,缺损的就利用干细胞的修复和替代作用。比如利用干细胞为帕金森氏病患者补充丢失的多巴胺神经元,再调节运动协调性、脑功能性至正常状态。

 

干细胞可以包治百病吗

 

卞修武院士:干细胞的基础研究和转化已经展示出相当广阔的前景,包括一些难愈性创面都可以用干细胞去覆盖,促进生长。我们可以用干细胞去治疗疾病,但并不是万能的。对于一些疾病,它的发病机制还不清楚,不确定是某一个细胞的缺失,或者某一种物质的减少,现在对于干细胞本身的潜能认识也还不足。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期待干细胞去万能的包治百病,我想是不可能的。干细胞治疗它是一个医疗行为,必须要有法规和医疗技术的规范,不是病人主观上的需求,都应该医生去满足的。

 

不同疾病、不同个体、不同器官,所使用的干细胞是不一样的。因此在制备干细胞时也要有目的性、针对性。只有患者客观需要,我们才会补充这类干细胞。

 

干细胞治疗只能用自己的干细胞吗

 

卞修武院士:这要根据需求,是哪一个部位,是什么目的。选择自体或异体干细胞,需要按实际情况进行分析。

 

干细胞的数量和活力随年龄增长会减弱吗?

 

卞修武院士:干细胞的数量和活力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少和下降,这是自然规律。但也有办法能够去激活和刺激细胞的更新和复制的能力,有两个前提:第一非必要不需要,第二是有限的,这些刺激物可能有副作用,也可能有潜在风险(比如细胞生长失控)。

 

干细胞的保健作用和治病之间的关系,大家都很关心,我想如果体检没有确定的疾病,我认为没有必要去额外注射干细胞了。

 

干细胞治疗到底处于一个什么阶段

 

卞修武院士:第一个维度,干细胞作为治疗技术,在临床上我们不断探索更新越发成熟;第二个维度,我们希望干细胞作为药物,能够标准化使用到人体去解决一些个性化的疾病治疗。目前处于临床试验中。尽管国际上有一些已经获批,但是在国内我们本着严谨、规范、科学及对病人负责的态度,围绕干细胞的有效性的验证研究进行一些临床试验。

 

干细胞变得很火爆,原因在于:第一个方面是细胞生物学整体技术的进步。第二个方面是干细胞基础研究的加大,对干细胞认识显著提升。第三个方面是人民对干细胞应用的临床研究更加重视,更加规范。最后就是,人们对健康的追求和美好生活的向往,无论是健康维持,疾病治疗还是寿命的延长,甚至重塑生命,重新定义生命期待更多了。

 

中国在干细胞治疗疾病中有哪些突破

 

胡宝洋研究员:有几类病,干细胞是非常有优势的:由年龄原因导致的退行(性疾)病,神经系统的像帕金森,运动性的损伤如膝关节的半月板损伤,还有自身免疫异常的疾病都是非常有效的。

 

卞修武院士:干细胞作为生物学和医学里的重点研究对象,以及潜在的应用价值,获得了人们的高度关注。但是它还有很多不确定,这个不确定就包括它的一些效果上,它的一些调控机制的认识还不足,以及在成药的时候,我们到底用什么样的标准规范,找到合适的适应症,这些都需要去研究。如果说化学药品我们国家在过去相对市场的占有比较少,创新能力不足的话,那么干细胞作为药物,我们可以说在一个起跑线上,甚至有可能这样实现超车。

 

为何中国科学家要勇闯无人区

 

卞修武院士:我们病理学,就是研究疾病为什么会发生?有一些疾病的发生,是因为炎症反应,导致了干细胞的更新不行,于是退行性疾病就产生了。这发生的过程必须要关注干细胞领域。我想认识疾病的过程就像认识生命发生的过程一样,必须要从干细胞的基础生物学做起,认识到以及看到它潜在的诊断和治疗的价值。在研究肿瘤细胞的时候,我们发现肿瘤细胞非常多样,并且不断地更新,这跟干细胞的基本特性是一致的。

 

为什么要建立标准化干细胞库

 

胡宝洋研究员:我们做干细胞最基本的一个初衷就是我们想着干细胞到底能不能真正去用于治病。要做这么一个研究,一个标准化的干细胞库,对于我们存储种子细胞是必不可少的。2006年后,标准化细胞库的建立标志着我国选择了一条新的路径,就是从一个多能干(细胞)种子细胞制造出细胞的产品和药物,意味着我们能够标准化、规范化生产,让更多的人受益并且降低风险。我们要把干细胞做成一种普适的治疗方式, 而不是一种昂贵的奢侈品,能够满足这种条件的就是干细胞的药物,这也是建立人胚干细胞库的必要性。

 

卞修武院士:如果要获得临床级标准化的干细胞,实现干细胞药物的研发上市和让病人最终受益,必须要有标准化的细胞库。没有细胞库就没有种子,就相当于我们想要获得一大批这个“小孙悟空”,但是没有种子,它是不可能去复制的。

 

标准化干细胞库取得了哪些突破和发展?

 

胡宝洋研究员: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有什么技术能够把种子细胞变成我们希望的细胞。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从一个种子细胞能够变成亿万个功能细胞,也就是细胞药物。这两个方面,我们都有很好进展,并且推进了临床试验。一旦临床试验的安全有效性得到验证之后,就可给老百姓解决切实的问题。

 

中国人胚干细胞研究得到国际一致认可

 

卞修武院士:中国在走着一条前无古人的细胞科研之路,选择人胚干细胞作为细胞产品和药物研发的路径,并且已经获得国际一致认可,这是对中国干细胞研发的肯定和前景的确定,同时我国在细胞研发的多项标准已经成为国际标准,表明中国科学家在干细胞领域的权威性和贡献巨大性。

 

胡宝洋研究员:目前,我们在干细胞的国际标准方面,一个是推进的标准最多,并且推进最快的一个国家。这表明在干细胞研究以及未来产业,我们已经走到国际前列。

 

干细胞能带给我们怎样的未来

 

卞修武院士:我们最希望在这样的平台条件和基础上,能够实现个体化定制的干细胞产品。缺什么组织,获得那个功能性单位,我们可以获得并批量的标准化生产出来,马上打印出来。第二个,我们就是要做药物筛选评价的时候,不仅可以做单个细胞的培养评价和动物实验,还可以做类器官验证,进行标准化质控,多快好省。另外,在今后的器官制造上,我们从制造组织,功能单元到复杂的功能器官,干细胞都是一个基础。衰老是干细胞的数量和活力在下降的一种表现,如果未来我们能够实现干细胞激活特定器官活力,维持局部的稳态,可能对于维持健康和延长寿命都是有益的。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CCTV2《对话》栏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