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官网!

EN

搜索

版权所有: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0640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美科

友情链接:

九芝堂美科CEO高岩嵩:拥抱干细胞制药时代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20 11:00
浏览量

 

2020年7月6日,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芝堂美科)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以下简称天坛医院)正式签署临床试验合作协议,标志着中国首个使用干细胞新药治疗缺血性卒中的临床试验即将启动。

 

这项试验于今年2月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物审评中心(CDE)的批准,同时这也是CDE批准的第一项使用进口干细胞进行的临床试验,第一项使用干细胞治疗神经系统大适应症的临床试验。

 

近日,医麦客《峰客访谈》记者采访了九芝堂集团副总裁、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CEO高岩嵩博士,以求对九芝堂美科有更多的了解。

 

九芝堂美科是美国Stemedica干细胞技术在中国的唯一承接方。当时有什么契机促成了这项合作吗?选择和Stemedica合作,看中它的哪项优势?

 

美科CEO高岩嵩:九芝堂的战略是“传承加创新”——传统业务加创新业务双轮驱动。九芝堂血液里原本就有创新的基因,九芝堂集团董事长李振国先生是研发人员出身,是著名中药注射液疏血通的发明人,并且很早就投资了“独角兽”科信美德公司,其胰高血糖素受体单抗药REMD477项目具有世界影响力。

 

2016年,九芝堂集团决定通过与Stemedica公司的合作,进军干细胞产业。我们的初心是找到一家按照药物标准开发干细胞的企业,而Stemedica的各项条件正好符合:

 

第一,Stemedica有世界领先的干细胞扩增技术。现如今,干细胞治疗企业之间在技术上的主要分野就在产能——从单一组织来源里制备出多少符合质量标准的剂量的能力。Stemedica独有的技术能在符合质量标准的前提下,制备出大量单一组织来源的干细胞治疗剂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细胞治疗产业,产能越大经济性越高。九芝堂是拥有370年历史的制药企业,希望未来能让每位患者都用得起干细胞药物,所以会认真考虑成药后的经济学问题。

 

第二,Stemedica的干细胞质量体系符合美国FDA cGMP要求。从2010年开始,Stemedica就在GMP条件下进行候选干细胞产品的生产。据了解,很多美国一流的干细胞公司都是委托CDMO进行生产,而Stemedica是美国少数能自己生产干细胞的公司。在后期技术转移过程中,我们也确实得益于Stemedica积累的深厚优势,所以能在国内快速成长,并快速申报了IND。

 

第三,Stemedica的干细胞产品已获得美国FDA批准的临床试验许可。早在2017年,Stemedica生产的骨髓间充质干细胞产品(MSC)就已经拿到了6项IND,说明MSC的质量体系和生产工艺得到美国FDA的认可,非临床数据完整。Stemedica在全球开展了共计17项临床研究与试验,从已经获得的临床试验数据看,干细胞药品在人体内是安全、有效的,极具临床价值。

 

以上都是干细胞成药的关键,也是选择和Stemedica合作的原因。

 

 

干细胞技术引进过程有没有遇到难题?

 

美科CEO高岩嵩:2016年和2017年的时候,受魏则西事件的影响,我国干细胞产业较为萧条。而且当时国家在干细胞产业方面的政策尚不明确,我们受到了很多质疑。同时还面临着人才缺乏的问题。所以当时面临的挑战是非常多的。

 

政策方面,2017年到2018年,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干细胞产业发展的政策。2019年12月1日《新药品管理法》生效,明确了干细胞成药的法律路径和技术要求。法律法规的明确对于干细胞产业的发展有巨大的促进作用,这不仅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也是国际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也要感谢北京市政府、大兴区政府和中关村管委会,在产业政策还不明朗的情况下,给予了我们很多支持和指导。

 

市场方面,在我们刚踏进干细胞行业之初,市场的运营还很不规范。近年来,国家处理了一批非法运营的公司,每个案例都是对干细胞从业者的一次深刻教育。随着国家相关政策法规日趋明确,我们可以预见,接下来会是市场出清的阶段。有技术、有实力、规范运营的公司一定会凸显出来,成为中国干细胞企业的龙头。

 

另外,还有人才方面的挑战。2017年,国内懂得干细胞制药的人才很少,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组建团队,目前已初见成效。我们的优势是能从Stemedica学到很多经验,但是对于新兴行业,团队的提升是个长期的事情,我们需要建设的是一支能不断进步的学习型团队。所以,关于团队建设、人才的培养与储备,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能否和我们介绍下美科生产方面的最新进展?在细胞生产方面,九芝堂美科在保证质量完全跟Stemedica一致上,做了哪些努力和改进?

 

美科CEO高岩嵩:美科的生产基地于2019年12月竣工,投入了1.5亿元,目前已经正式投入使用。这个生产研发基地同时符合中国和美国GMP标准,同时也是目前北京地区规模最大、洁净级别最高的场地。

 

美科的生产工艺参考Stemedica,并在Stemedica工艺基础上做了大量改进和升级,干细胞扩增能力实际上已经超过了Stemedica原有工艺。具体来讲,如果按照每人每次治疗需要1亿个细胞计算,Stemedica可以从单一原始来源骨髓中产生45万份药物,这一制备能力是世界领先的。美科经过工艺优化后,在干细胞质量不变的前提下,实现了干细胞扩增能力进一步翻番。

 

关于质量体系,还是要强调一下,2019年12月1日《新药品管理法》生效,细胞治疗产品已经明确作为药品监管,美科的质量体系建设有了依据。我们的质量体系是根据中美GMP要求,参考Stemedica质量体系,完全依靠自己从头建立的。质量体系建设没有最好,持续的改进和提升是必不可少的。

 

 

 

全球已批准十余种干细胞药物,中国在这方面仍旧是空白,您觉得有哪些原因?

 

美科CEO高岩嵩:在干细胞基础研究方面,我国在世界上处于先进水平,有一批世界级的学者和研究成果。但是在成药转化研究方面,目前尚没有干细胞药物获批。我们必须看到,干细胞药物获批与国家政策导向有关,目前世界上已经获批的干细胞产品多集中于日本和韩国,而中国和美国还是在严格按照药品上市要求对干细胞进行监管,这也是客观上造成两个国家目前没有干细胞产品上市的原因。

 

对于干细胞产品上市,其主要挑战除了临床数据之外,还在于该产品的复杂性。细胞药物是到目前为止人类生产的最为复杂的药物。无论其生产工艺、质量属性还是临床药理,都需要大量的研究去进一步阐明。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随着我国重新开始受理并批准干细胞临床试验申请,以及《新药品管理法》及相关法规的出台,国家已经对干细胞产业的发展指出了明确的方向,相信会有一大批有技术有实力、规范运营、方向正确的干细胞企业在不久的将来脱颖而出。

 

对干细胞药物未来的应用前景怎么看?现行的监管制度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美科CEO高岩嵩:现代医学虽然发展了很多年,但目前能治疗的疾病依然非常有限。很多疾病不能被完全治愈,有些疾病根本没有相应的治疗药物。干细胞药物是再生医学的基础,也是整个再生医学里面发展最快、离成药最近的一种产品,因此具有非常大的潜力。

 

目前,国家正在加强对市场的引导与监管,对于不规范的行为进行出清,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有了这些监管,我相信中国干细胞产业发展与成熟只是时间问题,并且会有一个光辉的未来。

 

九芝堂集团董事长李振国先生前段时间在人大会议上提出,加快中国版GTP实施的建议建言。GTP是指《人体细胞组织优良操作规范》(Good Tissue Practice,GTP),该规范制定了人源细胞、组织及衍生产品的良好操作规范,为人体细胞组织捐献、采集、处理、储存和运输的全过程提供了技术指南和质量标准,极大地促进了美国再生医学的发展。在我国,国家药监局于2018年年底颁布了《GB/T 36988-2018 组织工程用人源组织操作规范指南》。应加快该标准的实施和配套法规的出台,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我国再生医学发展的瓶颈问题。

 

对于美科官网上分享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接受干细胞药物的案例,您怎么看?

 

美科CEO高岩嵩:阿尔茨海默症是一个社会性疾病,中国患者约1000万,预计2050年将达2800万。阿尔茨海默症是目前国际医学的难点,随着干细胞技术的逐步发展,很多人想到把干细胞应用到阿尔茨海默症的治疗。目前在一些个例治疗上确实取得了积极效果。但严格来讲,我们想要把它做成药,必须有大规模临床的结果来证实安全性和有效性。所以,我个人觉得个例的意义有限,更重要的还是要靠未来持续的临床试验。

 

除了已经获批临床的这款干细胞,是否会计划引进Stemedica公司的其他候选产品?未来管线布局是怎样的?

 

美科CEO高岩嵩:我们目前与Stemedica的合作中,产品引进只占整个合作的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合作是在生产工艺、质量体系、临床以及研发4个方面。美科有自己的研发能力和生产能力,也自建了相应的质量体系,所以逐渐从一个单纯的学生角色,成长为平等对话的伙伴。Stemedica在临床方面有良好的基础。我们可以撬动彼此的资源,同时双方也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并且我们在目标上是一致的——把干细胞做成药。未来,我们通过资源的整合可以形成合力,共同推动干细胞药物在中美两个市场同时上市。

 

关于管线布局,美科即将开展针对脑卒中的临床试验。临床方面的投入是持续的,我们会形成自己的适应症体系,同时与国内不同的顶级专家合作,在不同的领域进行发力。我们会关注临床上有效性已经得到充分确证的一些适应症。从药理机制上来讲,干细胞产品对很多适应症都有效,是一个典型的多效的药物。美科会先推进一两个适应症持续成药,之后再讨论其他的合适的适应症。

 

九芝堂美科干细胞临床试验启动,作为CDE批准的首个进口干细胞新药,未来价格趋势是怎样的?

 

美科CEO高岩嵩:目前只是临床试验阶段,距离成药还相当远,谈价格问题为时过早。

 

集团为响应“一带一路”号召,与哈萨克斯坦ALTACO公司在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共同建设九芝堂-ALTACO 国际医疗中心,并于2019年9月开业,可否谈下九芝堂-ALTACO国际医疗中心相关的事情?

 

美科CEO高岩嵩:ALTACO与Stemedica有过合作,且进展较快。目前已经完成急性心梗的II期和III期临床试验,药品已经正式获得哈萨克斯坦卫生部的批准并上市。中哈友好邻邦,所以我们在中医药方面的交流也有着良好的基础。至于成立医疗中心的主要目的,一方面是按照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中医药走出去,我们到哈萨克斯坦的考察也发现,中医药在中亚国家有着很高的认同度,所以九芝堂建立国际医疗中心,希望该中心成为中医药国际交流的桥头堡;另一方面是推动再生医学领域的交流,向临床进度比较快的公司学习。哈方合作伙伴的临床方案和临床数据是很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我们目前与哈萨克斯坦国家医学科学中心、哈萨克斯坦神经外科中心等哈方顶级医院签订了合作协议,准备开展临床合作。

 

 

您对九芝堂美科未来有哪些规划?疫情对美科有哪些影响?

 

美科CEO高岩嵩:短期内美科要重点推进已有脑卒中临床试验,希望能够获得理想的临床试验结果。我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脑卒中发病国,脑卒中已经连续20年成为我国公民第一大致死原因。我国现有患者约1242万,每年新发患者300多万,死亡率近50%。脑卒中已成为一个重大的社会性问题。九芝堂在脑卒中领域有一定积累,其主要品种疏血通注射液就是治疗脑卒中的药物。我们希望能够借助集团公司在神经内科方面的优势,为广大患者提供新的治疗手段。

 

年初新冠疫情,是挑战也是机遇。国内的顶级专家,包括李兰娟院士、钟南山院士以及周琪院士,都在不同场合提到了干细胞在治疗新冠病毒肺炎导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方面有比较好的作用。美科也获得北京市大兴区科委的资助,开展干细胞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前研究。目前美国新冠疫情十分严重,Stemedica在美国已经获得了FDA批准的紧急IND,治疗了12名新冠病毒肺炎重症患者,疗效显著。美科将与Stemedica携手,进一步开展更多的研究。

 

疫情再一次体现了中国传统医学的价值。在中国历史上已经有无数次瘟疫大流行了,中药品种都起到了非常大作用。面对新冠疫情,中医药治疗也表现极其出色,九芝堂的安宫牛黄丸等品种也入选了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病毒肺炎诊疗方案。未来,九芝堂会持续加强对中药抗疫传统品种和干细胞等创新品种的投入,为新冠肺炎治疗做出贡献。

 

关于九芝堂美科CEO高岩嵩博士 

 

 

教育背景:清华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博士,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博士后。

工作及研究经历简介: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期间,主要从事蛋白质折叠及相互作用研究。在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期间,师从1985年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得主Michael Brown和Joe Goldstein,主要从事胆固醇代谢信号通路的分子和生理机制研究。2016年回国后在清华海峡研究院工作,任生物科技与医药研究中心副主任。2017年获得获福建省B类境外引进高层次人才称号。

 

2018年3月,任九芝堂美科(北京)细胞技术有限公司CEO。

 

2020年3月,任九芝堂集团副总裁,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